返回 华尔街传奇 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380章 交易员的失误(二)  (第1/2页)

     损失一大笔钱,不能说是件小事。
    
     以这种金额以及合约上的规定来看,只要叶冬青愿意,足以将汤姆扔进监狱里关个两三年,是有先例可循的。
    
     钱多了,很容易被人盯上,就比如上回淡水投资集团那边卷款跑到墨西哥,没来得及花钱就被送回来的可怜虫,按照律师的说法起码能判十年以上,尤其是在赃款没有追回来的情况下,据被捕的那家伙所说,钻石项链被一伙墨西哥人抢走了,已经被警方标记,也不知能不能再找回来。
    
     先要搞清楚的问题是究竟真失误了,还是故意坑了叶冬青一把,为了发泄怨气、又或者精神上出问题了之类的原因,这需要警方出面调查。
    
     不过叶冬青不希望闹得太难看,所以暂时没有告诉警方这件事,让吴迪先生等自己来了再处理。
    
     没先找吴迪,叫来长驻公司的一位职业心理医生,她的工作是负责疏导员工们的心理状况,并且及时发现问题,金融行业工作压力大,白人又太过于娇贵,动不动就来个心理崩溃,为了自己的钱和公司声誉考虑,大公司一般都会邀请出色的心理医生参与进来,员工们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她。
    
     隐私方面很有保障,法律禁止律师、心理医生之类的敏感职业泄露雇主和患者的隐私,但无论是雇佣员工还是日常升职、或是裁员时候,HR部门都会参考他们给出的建议,以决定一位员工是否能够胜任某份工作,当然,只是从心理学上给出建议,情绪悲观、厌世、偏激等等,都会是在面试环节被Pass掉的理由,没人希望公司里待着某位“定时炸弹”。
    
     对冲基金公司雇员们的压力,比淡水投资集团那边更大。
    
     淡水投资集团早已在叶冬青的扶持下走上正轨,近期没有扩大投资的打算,也没有那个财力去继续大规模撒网,如今的业务已经很稳定,无非是盯着旗下的那些公司,并且处理好与投资方的业务往来,主要就是赎回业务,退出后再也参与不进来的那种。
    
     前几月有家公司缺钱,甚至将手里的投资合同打包卖给了第三方,像什么金融产品一样,反正不用从公司掏钱出去,叶冬青同意了,只是收取了一笔手续费,这钱不赚白不赚,侧面也能看出不少投资机构看好淡水投资集团,相信这种和企业债券差不多的投资协议能给自己带来利润。
    
     刚来不久的女心理医生名叫萨拉·贝文,一位皮肤略黑的混血儿,样貌还算不错,主要是HR那边觉得漂亮点更容易让员工们放开戒备跟她谈话,别以为心理医生就很轻松,没有患者会专门找他们分享开心事,每天接触到那么多负面情绪,久而久之心理医生自身多半也会出问题。
    
     叶冬青只负责挑选一位合适的人力资源总监以及出色的运营官,后面的事就放手交给他们去处理,在其他员工们的注视下,他先来到办公室查看汤姆的简历以及工作以来的交易记录。
    
     在今天的事故出现之前,成就还挺亮眼,有家庭,有子女,刚在下城区买了房,爱好是养狗以及长跑,家里养了条萨摩耶,孩子在私立学校念书,妥妥的纽约高级白领生活,看起来并不像是会突然抽风的那一类人。
    
     听见敲门声,他随口说了句:“请进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老板,你有事找我?”心理医生萨拉今天穿了件灰色风衣,一年八十万美金的税前收入,什么样的服装鞋帽买不起,才三十岁出头。
    
     叶冬青现在手底下可是人才济济,逐渐打造出了几个高效的专业团队帮自己赚钱,开支大没错,但跟回报相比,肯定是值得的,假如就靠他自己,即使知道投资什么赚钱,发家速度也不会这么快。
    
     从2002年年底,一直到现在的2005年二月份,总共两年多,平均下来每天收入高达四千多万美金,这在别人看来简直是个奇迹!
    
     “是的,我想知道你上次跟汤姆谈话是什么时候,难道他家最近出了什么变故?”
    
     萨拉知道叶冬青问得是谁,消息早已经传遍,她摇头告诉说:“据我了解的情况,并没有,刚才我和他谈了谈,他告诉我真的只是一次意外,没有认真审核反馈数据,等到准备弥补时候已经迟了,开盘后股价跳水下挫将近百分之五,他们共同的意思是已经没必要割肉,进一步下跌的可能性已经不大,毕竟有业绩在那支撑着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即使有雅虎这个竞争对手在一旁虎视眈眈,随着全球网民数量增加,以及移动智能设备的即将推出,未来还有巨大的缓慢上升空间,经过这次做空释放泡沫后,继续看多估计没错,符合叶冬青的预期。
    
     手指轻轻敲击着书桌,他回道:“我还跟汤姆见面,也没考虑好怎么样处置他,实际上我并不希望送他去监狱,这对我完全没好处,只会让员工们人人自危,这固然能提醒他们以后要小心,可负面影响也比较大,现在应该做的是弥补损失,让他把亏掉的连本带利再赚回来,惩罚也要有,这些待会儿再考虑,现在我最想知道的是究竟真是失误,还是故意让公司损失那么多,我已经提前通知了做空单的同时将谷歌的多头全部清空,简单到连实习生都可以操作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从我的专业观察上来看,我觉得他的懊悔和惊慌、害怕,都不像是装出来的,汤姆肯定知道故意这样做意味着什么,他并没有自暴自弃的理由,假如想让公司亏本,完全有更好的办法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跟汤姆接触不多,萨拉只是站在中肯的角度上给出建议,继续来了句:“惩罚肯定要有,比如取消三年奖金,几年内工资减半、规定更高的业绩标准等等,这可以弥补部分损失,同时也能起到警示作用,对投资方有个交代,这家公司虽然跟淡水投资处于同一个楼层,却并不是淡水投资不是吗?要多为投资者们考虑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