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华尔街传奇 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325章 消停  (第1/2页)

     第二天上午。
    
     在老桑迪·维尔的推动下,花旗银行总部里举行了一次秘密会议,总共有五位金融界大佬参与,包括花旗的现任首席执行官。
    
     讨论的重点就是如何处理约瑟夫·黑尔,哪怕他的目的是为了让公司赚到更多钱,但针对银行大客户的做法本身就是越界了,一位存了数十亿美金的超级富豪,和一位年薪数百万美金的打工仔,哪个更重要?
    
     当然是前者,能力出众的高级职业经理人虽然难找,却并不是找不到,然而假如叶冬青因为这件事对媒体方面说点什么,那么花旗方面就会很被动了,更何况他们知道未来叶冬青的那些公司会进行IPO上市,也可能大笔融资、贷款,如果交恶了就会意味着损失这部分收入,利用杠杆买卖期货时候他们也能赚到一笔大钱,已经带来近亿美金的利润。
    
     于是,在支持和反对声中,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运营官商量会儿,最终还是决定让约瑟夫·黑尔离职,但是不做进一步惩处,避免引起外界猜测。
    
     老桑迪成了赢家,要知道约瑟夫原本是有希望跟他争夺下一任CEO位置的,第一时间打来电话向叶冬青报喜,希望他能收回之前做的决定。
    
     那家伙被辞退,叶冬青也就没了转入其他银行的理由,再加上些优惠条款,找到台阶下之后顺势同意下来,转告小爱德华之后请他帮忙放出消息,说自己全面禁止跟KKR集团的一切合作,包括融资、出售股份等等,这也是在杀鸡儆猴。
    
     他想告诉别人,只要敢逼迫自己,就不会有合作,也别想顺心如意从自己手上分到蛋糕。
    
     身为Facebook和淡水投资集团的唯一股东,他有挑选合作对象的权力,紧接着将同样的言辞也告诉了麦考德先生,让他将消息放出去,希望能够因此而消停一段时间。
    
     未来的阻力可能会略微减小,但是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老伯纳德·麦道夫先生回到美国之后,刚在肯尼迪国际机场降落就被警方带走,罪名有好几个,不过直到目前为止还没人起诉,叶冬青将部分压力承担下来了,今天已经陆续有投资者到场,跟他谈起了后续的进展情况。
    
     一番大包大揽,损失可不小,以《金融日报》、《纽约时报》为首的主流媒体已经公布这些事,老伯纳德按照叶冬青的授意,咬定说只是正常的业务亏损,而且已经摆平了账目。
    
     没人起诉的原因很简单,叶冬青并没有一定要帮忙还债的义务,能拿回全部本金已经是万幸,如果贪得无厌本金大概会损失百分之十左右,没人愿意跟钱过不去,更何况还有淡水投资集团做担保,给予了非常不错的年化回报率,利息也有一大笔。
    
     整件事忙活了将近一周才处理完,老伯纳德交不起保释金,叶冬青垫付一千万美金才将他保释出来,他儿子马克·麦道夫没什么事,律师正在跟检方谈认罪协议,初步是判五年,如果表现较好减刑两年,监狱是圣安娜监狱,因为这老头根本没钱,罚金定为两千万美金,用房子和其他固定资产抵充,等于是抄家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马克的妻子第一时间提出离婚,双方婚姻本就比较糟糕,随着麦道夫家族破产,离开也是正常的事,用一个“惨”字来形容再合适不过,已经成了别人口中的笑话。
    
     提到圣安娜监狱,这座监狱位于美国的加利福尼亚,需要付钱居住的监狱。
    
     只要有钱就可以待在这个豪华的监狱里面,不像在那些普通的监狱里,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。犯人每年支付四万美金,每个人都住单间,并且不需要穿监狱囚服,可以随意穿自己的衣服,还被允许使用手机以及笔记本电脑,算是美国最豪华的监狱之一。
    
     这点小钱叶冬青承担了,他想让马克为自己做事,但不是现在,准备打压一段时间磨练一番,如果就此沉沦下去,那他便当作没这回事。
    
     叶冬青只是接受问话,他没赚钱,反而亏了一大笔钱,说起来也是受害者,火没烧到他身上,这件事茶不错就这样过去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想要弥补点损失,麦考德先生那边在油价攀升到五十一美金六十美分时候,就凭借触顶的苗头果断杀进场,六月十四号这天,油价大跌!这笔叶冬青授权的空单总额高达七十多亿美金,期间还补了一次空仓……
    
     那位超模确实怀孕了,跟小李子的婚礼在夏威夷举行,盛大而又隆重。
    
     瞧见报纸上两人的开心模样,担心的就只有叶冬青而已,他总不能说孩子可能是自己的,这东西没办法调查,不到出生谁都搞不清。
    
     可能是威胁奏效,直到七月初,这期间并没有其他阻力出现,KKR集团方面郾息旗鼓,约瑟夫因为不满公司的决定而闹了一番,差点被花旗方面封杀,以花旗的影响力,没人愿意为了雇一个人得罪这家公司,知道这家伙跟叶冬青矛盾的更是避讳莫测,生怕自己跟KKR集团一样,错过了融资的机会。
    
     他们终于知道叶冬青不是好惹的,连带着麦考德先生的地位都上升一截,人们以为这是他在叶冬青背后出谋划策,下手又狠又准。
    
     因为成功做空,这位淡水投资集团的CEO再次出了名,油价从五十三美金大跳水,以一种惊人的趋势下跌,短短三天就回到了四十美金,并且还有继续下跌的趋势,大赚十多亿美金后立马平仓,远在伦敦,卖房子给叶冬青的那位犹太人差点亏到去跳楼,卖房子的钱就这么亏掉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