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华尔街传奇 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77章 麻烦上门  (第1/2页)

     有了导游带领,叶冬青总能轻松找到街头最棒的美食。
    
     按照小导游林柔的说法,她已经成功吃遍各大著名小吃街,日常中最大的开销就是吃。
    
     考虑到她的性感身材,多半是那种怎么吃都不会胖的特殊体质,着实让人羡慕,身边多出位漂亮姑娘同游,能让叶冬青的糟糕心情稍微好一些,短短三天就亏掉一千多万美金,谁遇到这种事都会郁闷。
    
     至于花多长时间就赚到这一千多万本金了,那不在叶冬青的考虑范围之内。
    
     煮熟的鸭子眼看就要飞走,而叶冬青对此无能为力,止损是不可止损的,躲到香江这边来,就是为了一条道走到黑。
    
     赌场里有许多喜欢将筹码全压,一把定输赢的豪客,他就是类似的性格。
    
     即使近几天行情不太好,却依然觉得赢面比较大,大势如此,前段时间的波动已经展露出苗头,要不然绝不会如此迫不及待地入场,可惜的是没抓住低点,如果今天入场,那一千多万美金就不会损失掉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现在后悔也没用,能做的就只有等待。
    
     当晚分别给维戈女士、劳拉小姐以及facebook的豪斯先生打电话,询问了一些情况,第二天继续由林柔导游带着他到处玩。
    
     真的像是位游客一样,刻意将原油期货的事忘在脑后,第一天新鲜、第二天有趣,第三天时候也就那样了,对一座城市的新鲜感保持不了多久,看在眼中都差不多。
    
     涨涨跌跌,原油价格维持在二十二美元八十美分左右,接连两天上下波动不超过五美分。
    
    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麻烦终于找上门来……
    
     十一月二十二号。
    
     距离圣诞节还有一个多月,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一位调查员,前往淡水基金公司做了个简短的询问,被维戈女士以大股东不在美国为由推脱了责任,尝试让对方等待几天再上门调查,确保会提供他们需要的任何资料。
    
     这是缓兵之计,能拖一天是一天,维戈主管正在按照叶冬青的要求去做,确保公司运营不被打扰。
    
     证券交易委员会权力很大,它禁止证券从业者、证券交易者、证券交易机构等,在证券销售过程中对投资者进行欺诈、提供虚假信息之类的任何欺骗行为。
    
     淡水基金公司显然存在违规行为,虽说在跟投资者们签订的合同中耍了点小花招,不过叶冬青的某些做法确实不符合行业规范,而他正打算避开调查,至少在得出个结果前,避免被强制执行账户冻结。
    
     想做这种事,少不了让律师帮忙,比如全美国第二大的贝克·麦坚时律师事务所,这家律师事务所全年收入能达到十亿美元左右,收费标准非常高,但在叶冬青看来贵有贵的道理,绝对物有所值。
    
     半夜接到维戈女士打来的电话,叶冬青已经睡着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听完迷糊会儿,预料之中的事情,谈不上惊慌,挂断后给自己律师打电话。
    
     贝克·麦坚时的一位著名金融罪案辩护律师,在华尔街都赫赫有名的那种,每小时收费四百美金,早已是这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,每年能够赚到六七百万美元,名字叫做强尼·鲍尔。
    
     他告诉说:“鲍尔先生,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调查员已经去过我公司,问完话就离开了,因为我正在香江处理事情,请你务必帮我拖延时间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这是当然,利奥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华尔街,一栋高楼的窗边站着位老头,看起来有五十多岁了,他犹豫片刻后问道:“我可以帮你,但是你必须告诉我钱在哪,还在你公司的账户上么?如果你不对我说实话,我可能很难帮到你什么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鲍尔律师这是在怀疑叶冬青挪移公司资产呢,见多了犯罪者,他只是想知道详情,再决定应对办法。
    
     从对方语气中听出点什么,叶冬青笑道:“就像我跟你说过的那样,钱都在我公司账户里,帮客户委托管理着,买成了价值五亿多美元的原油期货合同,我保证都是事实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那就好,我会让我的助理先去你公司问问,等到你那边天亮之后再给你回电话,告诉你怎么做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鲍尔律师语速很慢。
    
     在这行干了三十多年,早就养成说话前先在脑袋里过一遍的习惯,避免说错什么话,急性子的律师很难干出成就。
    
     人人都知道美国律师很赚钱,却不是谁都能在这行干出成就,买入原油期货前叶冬青向他咨询过相关问题,早就知道麻烦肯定会找上门,只不过是迟早的事,提前做好了准备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嗯,给你一个号码,我的助理卡耐克会协助他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 跟鲍尔律师简单沟通完,叶冬青又打了个电话给卡耐克,让他帮忙协助鲍尔律师派来的人。
    
     法律不允许律师泄漏顾客资料,出发点在于保护隐私,像那种大律所规章制度更加严格,请他们帮忙不用担心被卖掉,事实上卖掉雇主对律师完全没好处,反而会带来灭顶之灾。
    
     本来瞌睡得要死,此刻完全不想睡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鲍尔律师刚刚让他想好无法回美国的理由,叶冬青随口编造出位根本不存在的大爷,并且就剩下最后一口气,按照华人习俗必须在身边陪着才行。
    
     像这种合理理由不会被忽视,从语气来看,鲍尔律师似乎很满意,还夸赞他聪明。
    
     一位小小年纪的华人高中学生,竟然厉害到钻空子只花个把月时间,就成功买入了价值五亿多美金的期货合同,老律师从没遇到过这么厉害的小家伙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