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华尔街传奇 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26章 美国高考  (第1/2页)

     人在考场里,直到全部考完之前,叶冬青都不会得知劳拉小姐给自己打电话的事。
    
     两人目前成了临时搭档,除了取钱送钱以外,就没有太多接触了,甚至没有在一起吃顿像样的晚餐,能不联系尽量就不联系。
    
     之所以形成如此尴尬的局面,主要是因为劳拉不信任叶冬青,总会表现出若有若无的抵触心理。
    
     两人合作好几天了,可劳拉连钱从哪里来都不清楚,由此展开丰富联想,成功把自己给吓到。
    
     要不是叶冬青每次按时用现金支付给她五百美元报酬,最近又太缺钱,劳拉多半早就撤伙,避免跟他这位“危险”的家伙接触。
    
     美金固然重要,但自由也很重要,为了这些酬劳将自己搭进去,说不定就是关好几年的事,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划算。
    
     抢劫、偷窃、毒资等等她想到了,就是没想过叶冬青会帮人洗钱。连老山姆,在劳拉眼中同样成了邪恶的老头,电影里一般这样演。
    
     没兴趣跟这位少女拉家常,生意归生意,冒然掺杂太多其他情绪,往往会闹出大乱子,叶冬青不是脑袋容易发热的小屁孩,想法太过于理性。
    
     ……
    
     就是这样一位昔日的金融巨犯,今天来到了考场里,参加act考试。
    
     乖乖坐在贴有考生号的位置上,总共三位老师监考他们,两位女性负责分发试卷,另一位留着地中海发型的胡子男,眼睛飞速从每位考生身上扫过,留意起有没有交头接耳现象,防止串通作弊。
    
     act考试,也被称为美国大学入学考试,北美地区一年总共举办六场,只要学生们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了,便可以报名参加。
    
     如果对以前的成绩不满意,还能删除掉重新考,属于比较公平的那一类考试类型,不至于让学生们将整个人生压在一次考试上。每个人一辈子可以考十二次act,对于高中生们而言,这个数字足以挥霍。
    
     熟悉的考场、熟悉的考官、熟悉的……文章改错试卷。
    
     重新经历一次“十多年前”已经经历过的考试,这种感觉对叶冬青而言十分奇妙,四十五分钟、四篇文章、七十五个选择题,考官宣布考试开始后,他才打开封卷,边看题边削铅笔。
    
     记忆太过于遥远,一切准备就绪后认真下笔,做题速度极快,但是很有把握。
    
     英语考试不同于中文考试,每个单词代表着不同的意思,需要学生们掌握足够多的词汇才行,那需要花时间去背诵记忆。
    
     哪个成年人会喜欢考试呢,叶冬青也不例外,前几天一直在安慰自己,考过这两天之后就轻松了。开考后不久,果然见到隔壁桌那位小胖子,因为过于紧张而抽搐呕吐,那声音让他也想干呕。
    
     皱着眉在答题卡上涂答案,花了二十多分钟做完,剩下的时间用来检查,确定没问题后,坐在那用手撑着脑袋发呆想事情。
    
     没有太多休息时间,四十五分钟一到,又开始考起了数学。六十分钟内完成六十道数学选择题,从五个选项中挑出正确的那个,前些天叶冬青在草稿纸上,依靠回忆写出绝大部分题,这时看到题目、扫一眼答案,立马就能选出来。
    
     不过,担心引起监考员们的注意,他还是装模作样写出粗略的解题过程,还拿出计算器按动着。
    
     绝大多数他知道,剩下的那些当场计算,不知不觉将数学题扫荡一空,继续无所事事。
    
     六十多人的大考场,他在当中毫不起眼,对那张入学通知书,开始有了点把握……
    
     幸亏脑子好,要不然时隔十多年,重新让谁再考一次当年的试卷,多半也是以名落孙山的结局收尾。
    
     中场休息十分钟,厕所门口排起长队,男生们还好,女生那边可就麻烦了,这属于无解难题。期间喝了点水,很快继续坐回去,三十五分钟的阅读、三十五分钟的科学推理,做起题来还算顺利,只有两个小选择题他没把握。
    
     再然后是一篇作文,题目为“信息产业对人类社会的影响”,谈到这个,叶冬青哪有比别人差的道理。
    
     没人送他来考试,同样的,也没人接叶冬青回去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家”这个词,自从他父母去世后,成了只能存在于脑海中的久远记忆,偶尔看见父母照片,还会觉得他们很陌生。
    
     这么多年,一个人习惯了,看见不少家长在门口等候,对子女嘘寒问暖,询问着考得怎么样,叶冬青只是笑了笑,坐进那辆花三千美金买到手的老野马汽车里。
    
     中途给劳拉回电话,刚接通就问道:“怎么了,你找我有事?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嗯!你的电话打不通,我简直快要急死啦!”劳拉那着急的声音传来。
    
     叶冬青单手开车,追问她:“什么事?”
    
     第一时间有了不好的猜测,担心劳拉被抓住,正有人等着自己跳进坑里。
    
     逃跑是不可能逃跑的,他只会卖掉老山姆以及那家会计事务所,帮自己获得减刑机会,最好别留案、别进入庭审程序。
    
     事实证明是他想多了,劳拉告诉他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:“我上午去你公寓拿钱,刚出门就见到一位男人跟给我钱的那老头争吵,然后老头倒地昏迷,我帮忙打电话送他去了医院!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……他的情况怎么样?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不知道,我只是帮忙打了个电话,叫救护车接他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