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华尔街传奇 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18章 交易(求收藏,推荐票)  (第1/2页)

     一笔见不得光的交易谈妥。
    
     暂时不清楚具体数额有多少,但只要做好了,取得老山姆的信任,并且成功拿下那栋楼的转让交易,回报多半不会少到哪去。
    
     没人说洗钱只能洗账面财富,不动产同样可以“洗白”,想办法从一个人手中,转让到另一个人手上,进而避免缴纳高额税率,这很符合老头当下的需求。
    
     他名下那栋楼从自家老子手中继承到的老楼,目前价值将近两千五百万到三千万美元,要是老老实实足额缴纳赠与税或者遗产税,大约需要送给纽约税务局六百万到一千三百万美元,真实数额要按照具体情况来计算,反正税率高到吓人。
    
     房产方面的税太高,以至于美国房价长期保持在一个合理水平,上下进行小幅度波动。
    
     市场比较健康,属于值得投资的稳健资产,绝大多数时候都比较保值,能够抵消掉部分通货膨胀所造成的影响。
    
     比起“洗钱”,其实叶冬青更喜欢别人称呼自己为财务咨询师,一个是犯罪分子,另一个像是华尔街的高级金领,哪有人乐意听其他家伙贬低自己。
    
     被搞死之前,他的生意还算成功,甚至在华尔街开了家“咨询公司”。
    
     正常业务和洗黑钱的业务都接,什么赚钱就干什么。只要不被警方抓住把柄,再加上上面有人罩着,小日子还算潇洒。
    
     以前跟那帮有权有势的家伙们谈生意,想拿到五个点都不容易,一般两到五个点,看对方心情给。
    
     白干活不给钱这种事倒是极少发生,蠢货进不了他们的圈子,谁都知道和气生财的道理,在黑与白之间的灰色地带,大家在接触中形成默认潜规则,一起发了财。
    
     抽成过低,幸好数额巨大,光是五角大楼方面的几个家伙,就为他带来八千多万美元收益。
    
     叶冬青只抽三点五个点左右,那帮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高层们究竟黑了多少钱,由此可见一斑,可以说只要有权力,个个富得流油,没几个屁股是干净的。
    
     国家机器被掌控在他们手里,叶冬青哪有说“不”的底气,不然,对方随便找个理由,他就能被抓进监狱里。
    
     这还算是好的结局,更可能的是神不知鬼不觉从世间消失,美国政界比人们想象中黑暗得多,早已形成各种势力团体,牵一发而动全身……
    
     今天跟老山姆谈成的这桩小生意,利润可就大得多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别看只有区区三万美元,叶冬青可以从其中抽走九千,成本微不足道,就这么点钱,操作起来挺容易。
    
     明天要上课,过几天还得接连两天参加考试,肯定没时间操作。
    
     走了段路,琢磨着老山姆应该准备得差不多了,他找到刚才的号码打回去,让老头将钱跟资料准备好,放在大门口的楼梯旁,说自己待会儿去取。
    
     目前金额还小,哪怕被抓住叶冬青也有把握将自己撇干净,不觉得老头会突然正义感爆棚,将整件事抖到警察那里,这对老山姆没有任何好处,反而会把他自己搭进去。
    
     从以前逃税的做法来看,显然是位喜欢贪小便宜的老头,既然连那么点税款都舍不得,没道理会愿意缴纳给irs数百上千万美元,考虑到罚款,数额只会更大,在他心目中属于低风险交易。
    
     来到自己租的公寓楼附近,老山姆刚巧打来电话,告诉说准备好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不着急去拿钱,叶冬青先绕着周围街区走走看看,并且在路口蹲了会儿,买一杯热可可捧在手里取暖,目光注视着公寓那边。
    
     以前都让手下来做这种危险的事,能花钱请人,就犯不着自己亲身冒险,干他这行最怕人赃俱获,小心点准没大错。
    
     从事洗钱这行那么些年,只失手过一次,代价是被起诉罚款,进监狱蹲了几个月,太过于惨痛的教训,足够让叶冬青刻骨铭心记住一辈子。
    
     当然,后来他没收手,不过是叮嘱自己做事更加小心,天生就是爱冒险的性格,加上跟华盛顿特区方面牵扯太深,想全身而退并不容易。
    
     等到站在天台边,身体被碘131侵蚀着时候,后悔已经迟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父母死的早,留下点钱还被姑姑家霸占花光,叶冬青只能靠自己,一旦拿到启动资金,未来可能带来的利益大到让他甘愿继续冒险。
    
     赌徒性格显而易见。
    
     没发现异常,最终他还是往公寓门口走去,拿到楼梯旁黑口袋后用手捏捏,随即塞进怀中,赶紧离开……
    
     站在路对面,一直熬到老山姆进入屋子。
    
     叶冬青这才匆忙进门,小跑上楼,这几天还是尽量避免跟老头见面比较好。
    
     以前不明白,如今他猜到老山姆为什么不招人帮忙,坚持自己管理公寓了——每天都有人用现金缴纳房租,多半是担心露馅,断了财路。
    
     一旦招人,就需要记账,而现在他自己记账,随便怎么写都行,只要现金不入账,谁能查到究竟租出去多少房间?
    
     装着现金的口袋还在叶冬青身上,回到自己租的小公寓,坐在床上数数,果然是三万美金。
    
     一百美元的面额很少,大多是十美元、二十美元面额的纸币,非常容易被洗干净,他甚至洗过连号钞票,有匪徒抢运钞车得来的,总共四百万美元,那个才麻烦。
    
     忽然觉得老头傻到可爱,竟然动用区区三万美元来试探自己的实力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